www.990888.com清末帝党“清流”企图颠覆慈禧太后的

2019-10-08

  光绪二十年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,不仅是影响中日两国历史、改变东亚政治格局的重大事件,也是晚清政治史的一道分水岭。这场战争大大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危机,促使国人猛醒,奋发图强,从而揭开中国近代史上新的一页。

  同时,也改变了甲申易枢以来清廷的政治格局。户部尚书翁同稣、礼部尚书李鸿藻批评中枢在对日和战决策上的失误,很快唤起大批京官的积极附和,声势浩大的清议势力再次兴起,成为影响朝政重要力量。

  慈禧太后和光绪帝的分歧与矛盾也开始显现。在朝野舆论的推动下,经过慈禧允准,恭王奕新复出主持大局,甲申以来的军机班底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。京师各派政治势力的角逐和重组。

  光绪十年,慈禧借中法战争战局不利之机发动“甲申易枢”,将以奕䜣为首的军机大臣全部罢黜:停奕䜣亲王双俸,命他“家居养疾”;宝鋆原品休致,李鸿藻、景廉降二级调用;翁同龢革职留任,退出军机处,仍在毓庆宫行走。

  同一天,又颁发上谕:“礼亲王世铎著在军机大臣上行走,户部尚书额勒和布、阎敬铭、刑部尚书张之万,均著在军机大臣上行走,工部侍郎孙毓汶著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。命世铎主持军机处,庆郡王奕劻主持总理衙门,并命遇有重大事件,先与醇亲王商办。

  醇亲王奕譞为光绪帝生父,照例不能主持朝政,但有“商办”之名,实际隐操枢府大权。慈禧太后这次改组军机处,因发生在甲申年,史称“甲申易枢”。

  新军机处的组成人员,在识见、威望、能力和人品上,与原军机处相比,相差甚远。他们是一些不谙国际事务、不懂国内政情的官僚,新军机处的特点是对慈禧太后惟命是从。

  “清议”也称“清流”,指当时部分科举出身的中下层京官,其中以科道言官和翰詹讲官为核心,他们乘承传统土大夫以天下为已任的直谏精神,敢于批评朝政。中法战争前后的清流,与军机大臣李鸿藻的援引直接相关。

  甲午战争爆发后,清议再起,他们的核心主张是积极主战、反对议和,一般认为是帝傅翁同稣主导的,但与李鸿藻也有牵涉。事实上,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,清议又有相对独立的一面,被视为清议“领袖”的翁、李有时也不能完全掌控住这股政治力量。

  甲午战争爆发后京城内部因和战问题已经出现了较大分歧,翁同稣、李鸿藻为首的一批官员,对孙航汝、徐用仪等中枢的决策提出批评,并得到以其门生为核心的大批京朝官员的呼应,形成一股强大的清议势力,www.990888.com,朝局开始持续发生变化。

  由于受到清议的压力,翁同龢、李鸿藻也愈来愈激烈。朝鲜平壤之战清军全线里渡过鸭绿江返回东北境内,清流派翁同龢趁机上疏弹劾李鸿章。翁则“左右其间,日高阳正论,合肥事事落后,不得谓非贬误,乃定议两层:一严议,一拔三眼花钢,條黄马褂,恭候择定”。

  随后的黄海之战,北洋水师再次惨败日本海军,清流派御史易俊、高缨曾上疏要求惩处海军提督丁汝昌。翁、李“谓不治此人罪,公论未乎。”

  在处分李鸿章的问题上,双方意见不一,此刻,孙硫汶等军机大臣又集体上折辞差,皇帝不准。枢中内江时起,遂有清议人士建议起用恭王奕䜣之说。礼部左侍郎长麟就曾上折请起用恭王奕新,御史王鹏运再次奏请恭王“总统海疆军务”,翁同稣、李鸿藻也推波助澜,拟奏称“恭亲王勋望凤隆,曾鹰巨任,前经获答,恩准养痘,际此军务日急,大局可忧,恭亲王懿亲重臣,岂得置身事外?”

  但是,慈禧对此并不同意。这天下午,在召见翁、李时,对他们建议任用奕新之事“虽不甚怒,而词气决绝”,虽翁、李劝谏再三,“凡数十言,皆如水沃石”。从中可以看到慈禧对恭亲王怨恨之深。

  当时,盼望奕䜣出山挽救危局几乎成为朝野的共识,舆情如此,慈禧也不得不顺应。慈禧颁布懿旨,命奕䜣管理总署,并总理海军衙门事务,应对军政事务。

  甲午战争爆发后,清廷内部发生严重的分裂和派系争斗。因局势变化莫测,决策成败关系大局,不仅军机大臣们深知利害,慈禧太后更是深明此道。慈禧对战和很少有明确意见,而她在根本问题上与光绪帝并无二致。战争初期,光绪帝在翁同稣、李鸿藻等人支持下要求加强战备、积极主战,慈禧并未反对。

  但是,由于清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,特别是战火从朝鲜烧至鸭绿江边后,局势顿时变得被动,京师和辽东陵寝的安全受到威胁,慈禧才开始频频出现,参与重大决策,诸如奕新复出、军机处改组、督办军务处成立,无一不是经过慈禧的首肯。

  然而,两宫之间不可能没有一点分歧,朝臣议论纷杂,决策中遂产生了误会,宫闹之争也开始公开化。在此过程中,积极主战的清议人土施加了重要影响。慈禧突然降懿旨,以瑾妃、珍妃“近来习尚浮华,屡有它请之事,皇帝深虑渐不可长,据实面陈,若不量予做戒,恐左右近侍,借为黄缘蒙蔽之阶,患有不可胜防者,谨妃、珍妃均著降为贵人”。

  在中日和战局势危急的时刻,宫廷出现风波,必然会影响军政决策。局内的枢臣深知利害关系,或谨慎从事,或积极调和,采取宁人息事的态度,最大限度地化解两宫隔罔。

  但是,气势日益高涨的清议人士却无所顾忌。自志锐严参枢臣后,侍读学士文廷式再次上疏严参枢臣孙毓汶,指责孙与李鸿章勾结,欺蒙君上,揽权谋和,力请诛之,以振朝纲。

  光绪帝看到该折“亦不甚怒也”。但是慈禧却表态:“言者杂條,如昨论孙某,语涉狂诞。事定当将此辈整顿”,表达了要整顿清议的决心。接着御史高燮曾又上疏论二妃获罪,责备枢臣之不能匡救,慈禧见折大怒。

  珍妃、谨妃降为贵人原本是宫闹中事,与外朝无关,然而事隔两天,文廷式便请杀太后信任的枢臣孙毓汶,明显是针锋相对,挑战慈禧的权威。而高燮曾等又责枢臣不能匡救,无疑火上浇油,令慈禧大为恼怒,甚至处死珍妃位下的太监以泄愤;孙毓汶等乘机以党争论之,将矛头指向翁同稣等。

  于是,慈禧决定正本清源,釜底抽薪,从根本上打击清议势力。谕令撤去翁同龢满、汉书房,意在切断翁同龢与光绪皇帝独对的机会,彻底阻断翁对皇帝的影响,同时,命恭亲王奕䜣入枢。此前命奕䜣入值枢垣,说明经过一段时间的考验,慈禧已经打消了对恭王的顾虑,并命其统辖枢恒与督办处,保持决策的一致性,而其更直接的目的是抗衡翁氏对光绪帝的实质性影响。

  御史安维峻又上封奏:“请杀李鸿章,劾枢臣无状,而最悖逻者,谓和议太后旨意,李莲英左右之,并有皇太后归政久,若遇事牵制,何以对祖宗天下之语。”光绪见折震怒,必欲严惩。

  安维峻弹劾李鸿章是甲午战争爆发后清议人士上疏最为严厉的一次。但是翁同稣对安维峻予以庇护,处罚也止于革职发往军台效力。翁同龢参与拟定的上喻,措辞严峻,表达的不仅是对安本人的斥责,也涉及所有清议人士。显然开始裁抑清议人士。由此看来,面对慈禧的打压,翁已有所退让。

  对于甲午战争爆发后两宫关系的紧张,清议人士有直接的责任。他们与慈禧针锋相对的斗争,不仅没有成效,反而使光绪帝陷入尴尬境地。后世所谓“帝后党争”由此而来,实际上这与清议的介入有直接关系。

  辽东之战的失利以及威海卫战役北洋水师的全军覆没,盛京陵寝危机、京津门户洞开,清廷被迫任命直隶总督李鸿章前往议和。

  李鸿章抵达马关后开始谈判,日本提出清廷承认朝鲜独立,割辽东半岛及台湾、澎湖列岛,以及赔偿巨款、增开商埠、允许日本商务利益等和谈条件。消息传来,朝野震动,主战派纷纷上疏力陈不可。

  《马关条约》签订后,激起朝野的强烈反响。清廷朝野上下,上至王公大臣,下至翰、詹、科、道,以至部、院司员,纷纷单衔或联衔上疏,坚决反对和约。前敌将帅刘坤一与署理两江总督张之洞等疆臣,也皆纷纷致电枢廷,反对割地。在京参加会试的各省举人群情激奋,也串联起来,上书都察院,反对和约。论者纷坛,割地赔款的危害自不待言,强调此后将大失人心,内乱会接種而起;更有甚者,称列强将纷纷效尤,瓜分之祸迫在眉睫。

  最后光绪帝颁布上谕,对签订和约的无奈做了解释,也对清军失败的原因做了分析,·····,末尾号召臣民卧薪尝胆、奋发图强。

  尽管对日和谈告一段落,但是朝局的动荡却正在升级。战争中迅速重新聚集起来的清议势力,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声势,由此引起慈禧打压清议的一场斗争。战争刚刚结束,中枢和北洋权力结构的调整便提上议事日程。围绕该问题,各种力量开始角逐。

  恭亲王重新领枢,旧的枢臣已成强弩之末。“甲申易枢”的军机大臣户部尚书额勒和布、阎敬铭、刑部尚书张之万,工部侍郎孙毓汶等相继退出军机处。李鸿藻、翁同龢和刚毅重新入枢,鉴于翁同龢一贯在对外交涉中立场强硬,奕䜣决心安排其入总理衙门,令其体会个中滋味。

  翁同龢极力抵制,无奈之下只能肩负起外交重任,从后来的结果看,办理外交不善确实是翁同龢受到罢黜的重要原因。

  甲午战争期间清议势力大振,主战拒和,对中枢造成极大压力。因言论波及两宫关系,引起慈禧愤怒,发誓“定当将此辈整顿”。被视为清议领袖的翁同龢和他的追随者相继受到整肃。

  慈禧六十万寿节后,一方面上谕:吏部左侍郎汪鸣銮,户部右侍郎长麟被指离间两宫,遭到革职永不叙用。另一方面,恢复“二妃”珍妃、瑾妃的名号。

  对翁同龢的打击不仅是慈禧,还有在战后失势的李鸿章、孙毓汶等一派。汪、长被罢黜是战争期间派系矛盾的延续,而此时的翁同龢处境极为被动。

  紧接着发生了查禁强学会事件,这是对清议的又一次打击,幕后操纵者是李鸿章。强学会,又叫强学书局,是部院京官创建起来的一个互通声气、研习西学的组织,被视为清议势力活跃的象征。梁启超、康有为、袁世凯、张之洞、沈曾植、丁立钧、沈曾桐、文廷式等都加入了强学会,其中大半为翁同龢门生。

  但是,在查禁强学会问题上,翁同龢不像以前那样挺身而出,为清议说话。翁同龢之所以保持缄默的态度,与他此刻的处境有关,鉴于汪、长事件的教训和慈禧的种种警示,他已不敢公开支持清议人士。

  翁同稣在查禁强学会问题上的退缩和推诿,使得其在清议中的威望一落千丈,在同僚中的处境也十分尴尬。考虑到甲午以来翁同龢不断受到打压的境遇,他的明哲保身也可理解。可是,他的退缩没有换来政敌的宽有,反而招致了更严厉的打击。

  强学会事件暴露了清议人士内部的严重矛盾,翁同稣处境更为艰难。当时,清廷有派李鸿章使俄之议,清议颇有异议,而此时的慈禧则鼎力支持。同时,接连发生了翁同稣被撤去书房行走、文廷式被革职驱逐回籍之事,这是慈禧对清议的再次重击。慈禧施展分化策略,拉拢李鸿藻,打击翁同稣。

  慈禧在宣布李鸿章使俄的同时,撤去翁同龢的差使,一扬一抑,表达了鲜明的政治态度,明显是给清议人士看的。据原本慈禧是想将翁同稣开缺,命其回籍,但是,李鸿藻认为翁同龢毕竟是三朝老臣,不忍心骤然解甲,故出面说情,终得罢毓庆宫行走了事。

  慈禧对翁同稣利用书房授读的机会影响皇帝决策之事始终耿耿于怀,翁同稣利用在书房独对的机会向皇帝施加影响总是存在的,而这恰恰是慈禧最不能容忍的事情。虽然已经撤去书房,仍不能释怀,戊戊年翁同龢再次受默,原因仍在此。

  在甲午战后慈禧整肃清议的过程中,荣禄始终是幕后参与者,也是受益者。翁同稣受到慈禧忌恨,李鸿藻病衰,与翁、李资历相近的荣禄受到太后信任,影响力越来越大,逐渐取代李鸿章成为清末第一重臣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Copyright 2018-2021 报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香港正版四不像资料| 香港六资料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| 六合赌船| 黄大仙高手论坛| 六合奇缘论坛| www.221678.com|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| 二四六现场开奖结果| 九宫禁生肖狗| 旺角心水论坛| 222444聚宝盆心水论坛|